创造环球焦点网

他开始为心仪的主播刷礼物,金额累计达700余万元

  • 日期:2020-10-27 18:11:09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狐
  • 阅读人数:553

2019年11月6日,北京市某国有企业纪委接待了一位特殊访客—该企业顺义分公司负责人于岩。他向集团纪委称自己过去几年里一直采取私卖公司产品截留货款的方式挪用公款,金额累计达700余万元,现已无力偿还。该集团纪委立即向上级报告,顺义区监察委员会对于岩挪用公款一案立案调查。

2020年1月22日,案件移送顺义区起诉,3月11日,顺义区以于岩涉嫌挪用公款罪依法提起公诉。近日,以挪用公款罪判处于岩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于岩当庭表示认罪服判,不上诉。

出手阔绰成为直播间大佬

于岩父母都是老一代国企职工,于岩在大学毕业后选择子承父业,进入到某国企从事技术工作。在老师傅们眼中,于岩在工作上肯吃苦、爱钻研,既懂生产也通技术,是个好苗子。在领导前辈的悉心指导下,他先后取得多个工种、岗位的从业资格,迅速成长为一名行家里手、业务骨干。靠着自己的勤奋和努力,于岩的业绩相当出众,连续数年被评为集团的优秀班组长和先进职工,获得了领导、同事的广泛认可,并顺利成长为集团下属企业的高级经理。

与事业上的顺风顺水相比,于岩的感情生活并不如意,先后两段婚姻均以失败告终。2014年,于岩的第二段婚姻走到了尽头,这段婚姻的惨淡收尾,不仅使于岩心中留下一个巨大的缺口,也使他与年迈的父母产生了难以消弭的隔阂。于岩索性搬到了职工宿舍居住,没了柴米油盐的家庭琐事,一开始他还觉得轻松自在,但时间一久,下班后的生活就显得空洞而漫长。

一天,他在年轻同事的介绍下,开始登录各种直播网站,浏览形形的网络主播们唱歌跳舞、吃饭聊天。慢慢地,看直播对于岩来说,从最初漫无目的打发时间消遣,变成了生活中举足轻重的部分。于岩逐渐不再满足于隔着屏幕默默观看,他开始为心仪的主播刷礼物、打赏。随着打赏金额的增多,于岩在直播网站的等级也越来越高,后来成了直播间里人人知晓、出手豪爽的“大佬”

新业务沦为“取款机”

其间,于岩结识了一位年轻女主播,对方被他的“慷慨多金”所吸引,双方逐渐发展为男女朋友关系。这一切都让于岩倍感满足,他回忆道:“每天都感觉自己轻的,就跟上瘾一样。”

为了维持这种满足感,短短一年多,于岩就把自己多年来的工资、积蓄都用于充值打赏,并不惜向多家银行举债。此时的于岩似乎已经丧失了理智,他选择性忽视自己越来越惨淡的境况,一次次一掷千金,只为了维护自己在直播间里的“地位”和与女友相处时的面子。

渐渐地,于岩的个人收入和借贷所得远不足以应付他大手大脚的花销,但是他已难以自拔,只要能够获得主播的回应,在直播间里一呼百应,其余的他已无暇顾及。于是,于岩开始把算盘打到了自己负责的一项新业务上。

2016年前后,于岩所在公司开拓了对关联企业产品的新业务,单位指派于岩负责这项工作。起初还有厂长把关审核,不久厂长调任,于岩代行厂长职权,这项新业务便成了他全权负责的“独立王国”于岩在产品、出库、收款等各个环节均享有自主权,可以随时按自己的意愿签发审批单、开具调配货物单。

某天,当个体商户向于岩提出求购产品的意愿时,手头窘迫的于岩一口应允,这时他已对这笔送上门的买卖动起了歪脑筋:一方面他给求购者预留个人银行账户收取货款;另一方面他向单位财务部门谎称货物是正常出售给关联企业,未收回的款挂在应收账款项目即可。公司财务部门对此未加认真核实便信以为真。就这样,于岩将源源不断打入个人户头的公款继续投入直播打赏和日常消费之中。

父母为他还债掏空毕生积蓄

2019年9月,于岩认认真真给自己算了一笔账,猛然发现几年下来已经将总计700余万元公款用于充值打赏和肆意挥霍,而年迈的父母为了替自己偿还贷款掏空了毕生积蓄,家里的房屋也已变卖,走投无路的于岩此时才如梦方醒,几经犹豫,最终决定向单位纪委投案自首。

案发后,顺义区发现于岩所在公司在财务、库房等方面存在严重制度漏洞。在充分听取纪检监察机关意见的基础上,检察机关向该公司制发了检察建议。该公司收到检察建议后十分重视,积极开展专项检查和整改落实,并将整改情况落实情况向检察机关进行了书面回复。简洁 叶丽丽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打赏

打赏是互联网新兴的一种非强制性的付费模式。简单地说,就是您在网上发布的原创内容,包括文章、图片、视频等,如果用户觉得好,看着喜欢,就可以通过奖赏钱的形式来表达对您的赞赏。这是一种非强制性的付费模式,完全用户自愿,相比广告等盈利模式不影响用户体验。目前新浪微博、起点中文网等是采用这种模式的先行者,微信也支持打赏功能。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