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环球焦点网

漠河北极村,寻找零下三十度的风景

  • 日期:2019-06-17 15:17:47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美
  • 阅读人数:246

漠河北极村,寻找零下三十度的风景(图1)

漠河北极村,寻找零下三十度的风景(图2)

加格达奇,地处黑龙江省西北部、大兴安岭山脉的东南坡,在鄂伦春语中,意为“樟子松的故乡”火车到达时,加格达奇的凌晨显得过于安静,细雨雾一样弥漫在四周,雨雾使加格达奇的火车站看上去有些模糊,风像锥子一样钻进皮肤,我看见太阳从白桦林的后面闪现,那泛着寒意的橙色在树梢上闪耀着纯净的光。

离开火车站,前往加格达奇的步行街。街上除了戴白帽子、白口罩和橙红色马甲的扫雪的清洁女工外,再也看不见其它行人。我在这里仅将停一个多小时,早餐之后,就要前往一座更北的城市了。现在我看到屋顶和远山上的白雪,路边的矮松伸出覆盖着雪花的枝条,毛茸茸的,像是松鼠的尾巴。街道上依然空寂无人,清澈、高远而沉静,恍惚整个城市都浸在一个水晶砌成的梦境里。我沉默地踩着白雪,在街上行走,听着高高的白桦树顶上清脆的滴水声,感到这个早晨,这座即将醒来的北方的城市中蕴藏着一种神秘而奇异的力量。

漠河北极村,寻找零下三十度的风景(图3)

漠河北极村,寻找零下三十度的风景(图4)

从加格达奇到漠河,火车车厢外已是白茫茫的一片,到处是白雪、农舍与炊烟,传说中的大兴安岭就在眼前了。越往北气温越低,这个季节,车厢里的洗刷间和厕所都很容易被冻住,乘务员便拿着铁棒铁槌一路敲击。车箱内的人彼此之间都很热情,外地人都是和我一样来找北的游客,那些短暂的相遇、温情和离别都恍如梦境。大兴安岭地区人烟稀少,几十上百里都没有村屯。铁路经过的小镇,一般都是以林场的名字命名,列车在崇山峻岭中逶迤前行,速度很慢,每小时不超过五十公里,五百公里的路程,居然咣当咣当地走了十多个小时。

漠河北极村,寻找零下三十度的风景(图5)

这里是寒冷的高纬度,夏季短暂而美丽,一年中有大半时间雪花纷飞,冬天的严寒已渗入每一寸土地,透过车窗,阳光斜斜地洒在树梢上,在雪地上投下斑驳的树影,随着山势的起伏绵延,车窗外不时闪过成片的白桦林,那些密密匝匝的村庄,那些积满白雪的屋顶,那些被风吹散的炊烟…一切都因为阳光而存在,一切也因为阳光才透出生命的迹象!

漠河北极村,寻找零下三十度的风景(图6)

来漠河之前,听说过许多令人惊悚的故事,都与寒冷有关。据说在零下二三十度的时候,裸着手去抓楼门的金属把手会有粘粘的感觉,抓久一点就会被粘上。有个贪玩的小孩扒运货的卡车滑冰玩时,双手不幸被粘上了,一路就那样被卡车带着走,最终等到被人发现时,他还保持着半蹲的滑冰姿势,但人却早已冻僵而死了。平常户外冻伤最忌讳马上见热,如果马上烤火,冻坏部分非常容易坏死,那时唯一的办法就只有截肢了…

漠河北极村,寻找零下三十度的风景(图7)

而北极村离漠河县城还有八十多公里,那是中国最北的临江村镇。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阳光已收拢起翅膀,低低地浮在空中,寒风漫卷雪花,浓厚的阴云占领了整个天空,我乘坐下午三点半的客车前往,去北极村的路上,积雪覆盖了整个路面。即使用清雪车清理了一些,仍留下一层厚厚的雪壳。过往的车辆根本无法提速,抵达北极村时天色已是昏暗不堪了。

漠河北极村,寻找零下三十度的风景(图8)

漠河北极村,寻找零下三十度的风景(图9)

漠河北极村的冬天非常漫长,最低气温曾达零下五十多度,夜长昼短,冬至前后白天只有短促的三个小时,当地人称之为“黑昼”人们刚过下午三点便要往家里赶,若是碰上停电,点着蜡烛做事、吃饭是常有的事;卖冻鸡、冻鱼的完全不需要冰柜,只要往露天砧板上一搁就成…而与之相反的却是每年夏至前后,太阳北升北落,这里有将近二十个小时可以看到太阳,能同时欣赏到晚霞与朝晖并存的神奇的“白夜”午夜向北眺望,天空泛白,如同傍晚或黎明,人们在室外依然可以读书看报。尤其夏至那天,是大兴安岭漠河县的北极光节,人们纷至沓来,彻夜狂欢。因此漠河又被誉为中国的“不夜城”和“极光城”倘若幸运还会窥见异彩纷呈的北极光,据说当它在西边的天空出现时—一个色彩缤纷奇异,变幻不定的光环,当它达到最灿烂时,光环又慢慢移向东方,渐渐变小乃至消失…

漠河北极村,寻找零下三十度的风景(图10)

现在,我几乎将此行所带衣物悉数穿上:三双棉袜,两身保暖内衣、棉衣、帽子、手套、耳套全部派上了用场。当我走出车厢,就被迎面刮来的寒风冻得打了个冷颤,虽然穿得像油漆桶一样,但是真正来到漠河,仍然感到阵阵刺骨的寒意,风简直像一根根细在脸上,带来丝丝的灼痛感,呼出的热气从口罩上方变成一条条飘曳的白烟,凝聚在眉毛、头发、睫毛上,在两三分钟内就结成了乳白色的疏松的针状冰晶。当我询问当地温度时,本地人总是说:“今天不冷,才三十多度!”漠河人总是直接把零下给省略掉了。

这是一座有着一千多户人家的漠河乡,现已深深陷在皑皑的白雪中了,沿路的小木屋被厚厚的积雪覆盖得只能看见窗口橘黄色的灯光…等到进入小客栈,衘下背包,室内异常暖和,一进屋眼镜就蒙上一层厚厚的冰霜。看着店主人老金在火坑里不断添入木柴,窗外雪落无声,犬吠声像几块扔进暗夜的寒冷的石头,我竟有了一种风雪夜归人的感觉了。

漠河北极村,寻找零下三十度的风景(图11)

早晨起来,我才真正看清了北极村。诺大的村子里一片白雪茫茫,居民的房屋大部分为砖瓦结构平房,我喜欢在古老的小镇上行走,那些木屋的墙壁似乎已渗入了几代人的体温…现在,那么多原始的“木刻楞”房顶上,都驮着厚重的白雪;到处是扫雪的人,铲雪车在街道上发出低沉的声音,远处是雪中隐约的山峦,而高高的木杆顶端悬挂的红灯笼在风中不停飘摇…所到之处,当地人惊讶于我的南方口音,“冬天的漠河有什么可玩的?又看不到绿色。”东北人用他们特有的幽默说:“真要体会冷,到冰柜里体会就行了。”我不知道自己已有多少年没有看见雪了,记忆中南方的雪总是薄得可怜,婉约得像一小片指甲…

漠河北极村,寻找零下三十度的风景(图12)

漠河北极村,寻找零下三十度的风景(图13)

步行三公里去看哨所,早晨的雪地上少有车辙,低洼处积雪深可没膝,路上我遇到浙江德清的一个驴友,小伙子是骑自行车进入漠河,他告诉我:两个月他骑了4000多公里。小伙子笑着说:“这段时间我可练成了骑行神功—轻功冰上骑。”见我迷惑的神情,他就解释道:“冰上骑行,其实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放低坐包。坐包越低,重心越稳,心理越不害怕。当然骑得也越累。”“再让人崩溃的是从满归到漠河,一路上全是那种布满冰棱的道路,这种路根本没法骑的,推着车脚下都打滑摔跤。有天傍晚,货架的螺丝又断了,而且是两边都断。更麻烦的是断头却怎么也整不出来了,出门前我的行李包中装着活口扳手、打气筒和补胎用品,后来终于在一个车铺里将车修好…有时遇到难走的路段,修路,路面全是坑,不过我却没有太多感觉。记忆里最难走的还是根河到漠河那一段,翻山越岭的土路,杳无人烟的森林,连日阴雨…”我体验过旅行中近乎令人绝望的孤独,可还是忍不住问他旅途中感受。“往漠河的路人烟稀少,路边的火车岗亭是我常去的避风港,守道口的师傅一般都喜欢热闹,因为他们一天也见不到几个人影。孤独时我特喜欢小动物,并且努力让它们也喜欢上我。我会喂路边的野狗,跟它们说话,等它们吃饱后舔着我的手,我会变得很开心!有的狗狗会追着我的车子叫,其实它们并不是想咬我,它们只是对陌生人的好奇…”他还告诉我:他是从内蒙古进漠河的,刚进入北极圈,零下二三十度的低温就一下穿透两层手套扎到他的骨头里,才骑出几百米,车链子就掉了,那时根本不可能用手把链子挂上。他只好将车子扔在路边,跑步过去。他的鞋不适合雪地。到了当地人屋里,脸和脚都快不行了,在火炉边暖了一刻钟才缓过来。最艰难是昨天,自行车的链条被冻坏了,他只好雪地里推,推累了…扛累了…可远处仍是无边的雪地。我注意到他的鞋子外套了几层塑料袋,用绳子扎得严严实实的。漠河的雪己积到了一尺多厚,我的防水鞋早已,而他却始终安然无恙,后来回到旅馆,我仿效他的方法,没想到这一招还真的管用!

在这滴水成冰的天气里,两个异乡人沿着黑龙江畔慢慢行走,我们都相信行走改变生活,只要不断前行,梦想就会在不远处闪光。

漠河北极村,寻找零下三十度的风景(图14)

漠河北极村,寻找零下三十度的风景(图15)

这一带阗无人声,雪在头顶静静地下着,江水在静默地流动,对岸就是的山脉,越过大山将是阿穆尔州的伊格娜思依诺村。这是中国唯一一条与省份同名的河流,黑色的河流在雪野中显得格外幽暗而深邃…自从俄国人发现了从西伯利亚到太平洋的捷径,这条江就开始记录一个民族的苦难和屈辱了。从《中俄尼布楚条约》之后,黑龙江以东的大片领土割让给俄国,黑龙江的源头成了撕裂内河的伤口,中国最北的边界也从外兴安岭退缩到大兴安岭,终止在黑龙江的源头。而在附近的胭脂沟釆沙淘金的全是俄国人贪婪的面孔,据说,光绪八年(一八八二年)一位不知名的鄂伦春汉子死了一匹心爱的好马,他打算在漠河村附近的河谷选择一处葬地方,没想到几锹下去,竟然挖出了成色极高的粒沙金。自然不翼而飞,吸引了大批冒险者蜂拥而至。据史料记载:“至光绪十年渡江盗采黄金的俄人招工四千余名,造屋七百余间,立窑五百余所,工商列居,俨同重镇,风声四播,遐迩悉闻。”在漠河村聚集的一万五千多人中,俄国人就占了半数以上。直到清政府用武力收回金矿,委派吉林候补知府李金镛到漠河主办矿务,但是出产的黄金却被慈禧用于换取美容的进口胭脂。那条用数字命名的一连串驿站,就是当年北上边陲运送黄金的道路。

“黑龙江有南北二源,南源是流经大兴安岭西坡的额尔古纳河,北源是流经蒙古和的石勒喀河,这两条水量充沛的大河在洛古河村以西汇合后,始称黑龙江。”在一块上书“神州北极”四字的石碑后面,一条冰封的大河躺在苍茫的天地之间,天空寂寥、野山廓阔,面对这条名列世界十大河流之一的黑龙江,我无意去探究那黑色的江水的来由,我宁愿相信它是在黑暗的历史中流淌得太久,沾染了太多血泪的缘故!

漠河北极村,寻找零下三十度的风景(图16)

漠河北极村,寻找零下三十度的风景(图17)

踩在松软的雪上,脚步和意识都会变得恍惚起来。路上车辆稀少,但不时可以看到从远处林场或农庄驶来的一辆辆马拉爬犁,这是北极独有的特色。我老远就看见那辆往返漠河县城的大巴停在路旁,司机正拿着喷机对着油箱“开火”看得我心惊肉跳。司机却浑然不觉,他大声地告诉我:“我要融开冻在油箱上的冰雪,再不抓紧时间,三四点钟天就要黑了!”据说这里的汽车在冬季,如果稍长时间不开的话,都是要娇气地住在房子里。怪不得连部队的军用悍马越野车也要到这里来进行极限防寒检测。

过北极点要经过一片树林,风吹过时,树梢上的积雪便“籁籁”而下。荒凉的风景有一种牵引人心的力量,听着脚步在冰棱和雪碴上“嘠嗄”作响的声音,我知道自己已站中国最北的地方,站在“鸡冠之顶”上—最北的农家小院,最北的商店,最北的邮局,最北的小学、最北的乡政府…甚至最北的厕所!

漠河北极村,寻找零下三十度的风景(图18)

漠河北极村,寻找零下三十度的风景(图19)

阳光灿烂的时候,雪地呈现出迷人的层次和幽蓝的冷色调。

路旁的树木积满了雪,阳光抵达时投下长长的影子,细小的树枝在冰河上描画出微妙的阴影,仿佛东山魁夷画笔中静谧而澄明的世界,弥漫着一种清彻透骨的美。

漠河北极村,寻找零下三十度的风景(图20)

漠河北极村,寻找零下三十度的风景(图21)

冬天的漠河已进入了漫长的休眠期,雪落在岸边、土丘上,杂草中,呈现出一种蔓妙而温柔的曲线,自然界中所有的声音都已冻结,除了偶尔在空中投下几声乌鸦的叫声,只剩下辽阔世界的声音,那是远古的寂静。山泛着寒光,内河也早已停止流淌—它们只在冰层下静静潜流。而此刻,寒冷和毎天仅有一趟通往漠河县的班车已与我无关,我只是将相机紧紧地捂在棉衣里,静静地等待着黄昏三四点钟的落日,等待那燃烧的白雪和夕光倾泻在冰河中。在零下三十度,在北纬53°33′30″,东经122°20“27.14”—一个名叫漠河县漠河乡的地方。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风景

供观赏的自然风光、景物,包括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是由光对物的反映所显露出来的一种景象。犹言风光或景物、景色等,涵意至为广泛。在中国古书上,尤其纯文艺作品的诗文方面,更是延用已久,甚至写景多于言情,几乎和旅游打成了一片。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大小姐ding
大小姐ding
水平有限,难免疏漏
2019-07-12 11:35 578
wachshggg
wachshggg
零下三十度奇骏用什么样的机油好?
2019-07-21 01:40 679
嘻嘻嘻嘻嘻
嘻嘻嘻嘻嘻
目前对轿车的极限要求是
2019-07-17 14:02 505
大方豆腐
大方豆腐
这就要已我们车辆保养手册为准
2019-07-21 10:20 858
别用眼睛说
别用眼睛说
东北人在零下二三十度的气温里是如何生活的?
2019-07-18 23:01 371
太阳小精灵
太阳小精灵
零下三十度启动汽车需要注意什么?
2019-07-19 21:54 736
香甜葡萄橙
香甜葡萄橙
为什么要添加低标号机油呢
2019-07-18 02:05 476
KIKIJOJO
KIKIJOJO
机油粘度越低,工作中的流动性越好,可供使用的环境温度越低,冷启动时对发动机的保护能力越好
2019-07-14 04:41 926
生气的小新
生气的小新
从大同出发具体线路可参考
2019-07-13 20:45 260
lisa荣的蓉
lisa荣的蓉
从大同到北极村漠河,自驾该如何走?
2019-07-14 02:48 802
沙漠里一片
沙漠里一片
很多新型号的车辆,在正式投入市场前,会专程到那里去做低温试验
2019-07-19 11:00 180
50年不许变
50年不许变
东北农村,冬季零下二、三十度,室内却温暖如春,是怎样做到的?
2019-07-22 03:12 743
我的深夜食
我的深夜食
很多人地理和气候知识都很少,都是人云亦云
2019-07-17 17:08 359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