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环球焦点网

宋襄公不肯半渡而击被嘲笑千年,遵循姜太公兵书交战规则错了吗

  • 日期:2018-12-06 20:37:22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狐
  • 阅读人数:43

两千年前,在商丘附近的一条名叫“泓”的大河边,一位戴着冠冕、留着山羊胡子的国君正在眯着眼出神地看着对岸的敌人密密麻麻地缓缓渡过泓河。

宋襄公不肯半渡而击被嘲笑千年,遵循姜太公兵书交战规则错了吗

这时,旁边的一位看上去年纪比他稍长的大将对这位国君说:“楚军现在渡河到了一半,我们趁势掩杀过去,一定能打败他们。”

那位国君不以为然,持着山羊胡子说:不鼓不成列。人家还没渡河,就去袭击,有辱我们宋国仁义之师的威名。

宋襄公不肯半渡而击被嘲笑千年,遵循姜太公兵书交战规则错了吗

过了好长时间,等到敌人上岸了,宋国的那位大将又劝谏道:“趁楚军乱作一团,还没有布好阵,我们正好发动袭击,还有打败他们的机会。”国君依旧固执地摇头:“人家还没摆好阵势,你就发动冲锋,还能叫做仁义之师吗?”大将无语。

过了好长时间,敌人布好阵后,宋、楚两军开始冲杀。因为敌众我寡,那位国君统领的军队被打得落花流水,他本人的腿上还中了一箭。

宋襄公不肯半渡而击被嘲笑千年,遵循姜太公兵书交战规则错了吗

宋国人都埋怨国君没有抓住战机袭击敌人,导致大败。这位国君躺在榻上,颤抖的手不住地摩挲着箭伤,看得出他的伤势很严重,但他仍然鼓起劲,振振有词地辩解道:君子不会再攻击已经负伤的士兵,也不会俘虏老人和小孩。上古的时候,君王不会仗着地势险要阻击敌人。我虽然只是亡了国的商朝的后裔,但也不会忘掉这些作战规则,去攻击还没有摆好阵势的敌人。君子不重伤,不擒二毛。古之为军也,不以阻隘也。寡人虽亡国之余,不鼓不成列。

宋襄公不肯半渡而击被嘲笑千年,遵循姜太公兵书交战规则错了吗

说完,他忍不住箭伤的剧痛,猛烈地咳嗽了几声,就撒手人寰了。那位大将和旁边的臣民们都跪下来,嚎陶大哭。这位绅士般的国君,就是大名鼎鼎宋襄公。向他焦急发问的那位大将,是他的,宋国掌握军事大权的公子目夷。

他们的敌人,则是来自蛮荒之地的楚国大兵。这场在中国战争史上赫赫有名的战役,就是泓水之战。关于宋襄公的悲剧,从古至今,不外乎有三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宋襄公假仁假义,虚伪透顶,想以“仁义”沽名钓誉感化敌人,实现自己的扩张野心;还有一种,认为宋襄公脑子有问题,愚不可及,是他的落败,是“式的仁义”是自讨苦吃,自寻死路;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宋襄公的“一肚子不合时宜”是真情流露,合情合理,是值得怀念的逝去的古风,是让人伤感的永远不再的贵族风范。

宋襄公不肯半渡而击被嘲笑千年,遵循姜太公兵书交战规则错了吗

没错,前两种看法是主流意见,占据了各式各样的教科书和讲堂,甚至众多名人伟人的头脑,因为它们看起来和我们的日常经验十分契合,从而也显得真实可信,容易让人接受。

倒是第三种观点,显得那么突兀,那么另类,让人有点瞠目结舌,无所适从,但似乎也并不是空穴来风,信口雌黄。那么,真实的宋襄公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仁义究竟是真情流露,还是虚伪沽名?

要理清这些事,我们必须回到春秋,还原宋襄公的本来面目,还原那时的真实战争。首先,我们必须理解,宋襄公的泓水之战,正处在春秋时期,是上古时期的贵族之间依据“军礼”所进行的“有限度”战争急剧向以平民为主体的无限战争转折的关键当口。

宋襄公不肯半渡而击被嘲笑千年,遵循姜太公兵书交战规则错了吗

春秋以前,诸侯国都是奉周天子的命令,去征伐有罪的诸侯。这个时期的战争,必须“师出有名”以正义作为发动战争的基本理由。一般的战争由头,往往是某位诸侯没有按时向周天子进贡,或者某个诸侯国国内发生了动乱。此时周天子就会发布诏令,命令其他诸侯前去问罪。

但是,周朝发展到春秋时期,周天子的影响力已经式微,威信全无,有时还免不了受一些戎狄或者诸侯国的欺侮,这时就出现了一些主动承担“尊王攘夷”任务的诸侯国,比如“春秋五霸”之一的齐桓公。

霸主往往通过会盟的形式—类似于今天的大会。在会上,与会诸侯会达成一项重要共识,即照旧尊奉周天子为“天下之共主”一起去征伐有过错的诸侯。因为这个正义的底线,诸侯国之间的战争就不能过火,就不能趁被征伐的诸侯国动乱之机夺取人家的地盘,平乱完毕后必须还给人家;也不能对“有罪”的诸侯国一棍子打死,要给人家以改过白新的机会,给人家以出路,而不是亡国灭种,欲置之于死地而后快。

宋襄公不肯半渡而击被嘲笑千年,遵循姜太公兵书交战规则错了吗

齐桓公率领诸侯联军,三次打败鲁国,获得了大量土地。鲁国的大将曹沫趁着会盟的时候劫持了齐桓公,要求他承诺归还鲁国的土地。齐桓公在性命危急的关头,就答应了。事后,齐桓公左思右想不是个味儿,就想赖账,不还了。齐桓公的宰相管仲连忙劝谏,打消了他的这个可怕的念头。管仲说:“咱们是霸主,言必信行必果,即使这样,还担心有诸侯不服气呢,现在您红口白牙在众目睽睽之下的许诺突然变卦,让别的诸侯怎么看您,以后谁还会相信我们齐国的话呢?我们又怎么可能号令天下呢?”齐桓公深以为是,就如约归还了鲁国的土地。

五霸之一晋文公重耳当年的时候,楚国曾经收留、帮助过他。在楚王的宴请酒会上,重耳一激动,说自己一旦复国,如果晋国和楚国之间不幸发生了战争,自己一定会先退让楚国三舍(一舍为三十里)作为对楚王的回报。后来,晋、楚双方果然发生了城濮大战,晋文公也信守承诺,主动向后撤军三舍,兑现了自己的承诺。是为“退避三舍”

这样的例子在春秋时期不胜枚举。这些事例说明,在春秋时,战争不是以消灭敌国、掠夺土地和人口为目的的,诸侯之间订立的盟约也被高度认可并真诚执行,不存在出尔反尔的情况。

在这种大环境下,宋襄公不肯“半渡而击之”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是的,如果你的战争行动不符合正义的程序,不按规则出牌,即使你获得了胜利,也不可能被别人所信服。

宋襄公不肯半渡而击被嘲笑千年,遵循姜太公兵书交战规则错了吗

在宋襄公那个时代,战争的这个规则就是“军礼”这个军礼就是周公亲自制定的“周礼”的重要内容,其内核就是一以贯之的“仁义”黄仁宇说:“春秋时代的车战,是一种贵族式的战争,有时彼此都以竞技的方式看待。布阵有一定的程序,交战也有公认的原则:也就是仍不离开礼的约束。”

现在我们能看到的,充分体现那个时代“军礼”的典籍,是硕果仅存的《司马法》这部兵书,虽然和《孙子兵法》《吴子兵法》《尉缭子》《三略》《六韬》《李卫公问对》等一起被尊为武经七书,但成书年代却远远早于其他兵书,性质和内容和其他兵书也有着天壤之别,充分反映了春秋以前的军事规则。

宋襄公不肯半渡而击被嘲笑千年,遵循姜太公兵书交战规则错了吗

据唐朝兵法大家李靖所说,《司马法》本出自姜太公之手,姜太公死后,又有数人重新编撰,成为今天人们所熟知的《司马法》

司马法强调,打仗这事事关重大,绝对不打不正义的战争(征伐以讨其不义)行兵布阵要规规矩矩,要实在,别耍花招(正而不诈)大伙在上要和平时一样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堂堂正正,光明磊落,体现平时温文尔雅的君子风度,别像那些没教养的“小人”一样,做事没原则、没规矩,坑蒙拐骗偷无所不用其极,让人笑话(贵偏战而贱诈战)战争的强度和烈度都要加以限制,不要迷信暴力(不加丧,不因凶)

宋襄公不肯半渡而击被嘲笑千年,遵循姜太公兵书交战规则错了吗

司马法讲述了那个时代的作战守则:攻入敌国,不能侮辱人家的祭祀宗庙,不能屋舍,不能烧杀掳掠;碰到老人和孩子,要把他们送回家;碰到俘虏伤员,要及时予以治疗并遣送回家;碰到精壮人口,一定不能把他们当成敌人。

也就是说,宋襄公所信奉的“不重伤,不擒二毛。古之为军也,不以阻隘也。寡人虽亡国之余,不鼓不成列”的作战规则并不是头脑发热、空穴来风,而是曾经的历史常态现象。

并且,在春秋及以前的战争中,国王的军队以贵族为主体,不是随便哪个奴隶想加入就能加入的。在那个时代,参军是一种光荣,能为君主而战,能为荣誉而战,是一个贵族莫大的荣耀。倒是奴隶和帮工等人,想参军也不被许可。

宋襄公不肯半渡而击被嘲笑千年,遵循姜太公兵书交战规则错了吗

这种贵族间的战斗,有点类似于西欧的绅士间的决斗,只不过这种决斗的规模稍微大一点罢了。徐杰令说:“春秋战争礼最大的特点,在于讲究承诺,遵守信义,不以阴谋狡诈取胜。”贵族们的这种战斗,是双方的修养、礼仪、勇气和实力,鄙弃狡诈、偷袭、趁火打劫等上不得台面的伎俩。

也就是说,宋襄公所格守的战争原则,不过是那个时代人们所熟知的规矩。这也是目夷和国人面对“不可思议”的宋襄公,一忍再忍,并且敬佩怀念的根本原因。

宋襄公不肯半渡而击被嘲笑千年,遵循姜太公兵书交战规则错了吗

在春秋,甚至更早以前,战争不以杀戮为目的,不是一定要消灭对方的国家。战争一般点到为止,一旦分出胜负,立刻罢手撤军,胜利者即使追击逃兵,也要保持相当的距离,一般不能超过三舍,如果超过这个距离,就会被认为是无礼,变成十分羞耻的事情;而失败者也会甘心认输,老老实实地臣服于胜利者,而不会去搞什么上不得台面的小动作。

战争的具体细节也有许多规定。比如手里拿着什么武器的人应该站立在哪里,上看见敌国的国君,要主动从战车上跳下来脱帽致敬,再登上战车继续开战。宋襄公所说的“不鼓不成列”“不擒二毛”“不重伤”等,都是上古军礼中的重要内容。

宋襄公不肯半渡而击被嘲笑千年,遵循姜太公兵书交战规则错了吗

那个时候的战争工具主要是战车。先秦典籍里常见的“千乘之国”“百乘之国”“万乘之国”就是指拥有战车的数量。既然以战车为主要作战工具,那么双方角力时一定要选择适合战车兵团作战的比较平坦开阔的地点。所以,在春秋时期,我们经常看到敌我双方约好开战时间和地点,不远千里,风尘仆仆地来到平原地区排兵布阵,中规中矩地交战。

开战后,双方先通报自己的情况,敲打战鼓。在一片充满节奏的鼓点中,主将的战车相向而行,类似于西欧的重甲怀里揣着矛,互相冲击。战车到达交汇点处,同时向左边旋转,车上的主将开始挺起戈矛,刺向对方。如果能一击而中,把对方挑下战车,就毫无疑义地取得了战争的胜利;如果没刺中对方,就顺势左旋,回到交汇点,等待下一轮阵营里的击鼓,踩着鼓点,再次发起攻击。

这样的战争类似于一场的体育比赛,或者叫Party ,嘉年华估计人们也没意见。在先秦著名的史籍《左传》里,宋国公子城与华豹之间的战斗可以看做是这种战争的典范。公子城和华豹在储秋集结军队展开战斗。华豹想搏个头彩,就先声夺人,张开弓向公子城射了一箭,没想“百步穿杨”的本事不是那么容易就炼成的,箭头早飞到一边去了。

宋襄公不肯半渡而击被嘲笑千年,遵循姜太公兵书交战规则错了吗

华豹急了,又取出一支箭,搭在弦上准备射出。华豹的心态想必大家都能理解—也是,把概率增大,或许可以增加命中的机会。但公子城可没那么好说话,他冲着华豹大喊:“交战的规矩是轮流发箭,刚才你射了我一箭,该轮我了!”接着,一脸鄙夷地对华豹说,“做人不能太无耻!你不按规矩来,也忒丢人了(不更射为鄙)”

华豹一看,自己的作弊行为被竞争对手逮了个正着,也十分羞愧,就放下弓箭,立正站好,摆好Pose,整整衣冠,拨弄拨弄头发,让公子城开箭。公子城也没有辜负华豹的辛苦,张弓搭箭,一箭飞去,华豹应声倒下。没办法,华豹技不如人,死了白死。

宋襄公不肯半渡而击被嘲笑千年,遵循姜太公兵书交战规则错了吗

让人饶有兴趣的是,这里,史官和看客们没有一个像嘲弄宋襄公一样,笑话华豹的老实愚蠢,倒是十分赞赏他以自己的生命维护了交战规则。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显而易见,华豹和公子城们的黄金时光很快就飘走了。没多久,就发生了宋襄公的泓水之战。来自蛮夷之地的万乘之国楚国并没有华豹的觉悟,他们对宋襄公的仁义并不领情,抓住战机,以疾风扫落叶的态势,把宋军击溃。宋襄公也在惜懂之中,开始了被嘲笑的艰难历程。

宋襄公遵循的上古的军礼惨遭失败,让人们深刻认识到,过去的仁义军礼已经走进了死胡同,成为根本行不通的死去的教条。如果按照过去的规则打仗,一定会惨败。

宋襄公不肯半渡而击被嘲笑千年,遵循姜太公兵书交战规则错了吗

在宋襄公的惨痛教训之下,人们自然而然地采用了成王败寇的实用主义思维。从此以后,人们只关心是否达到了目的,而没人过问达到目的的手段是否正义。于是,昔日的军礼更加失去了约束力,打仗的规则也被弃如敝履。也因为战争丧失了底线,战争的激烈程度和危害性日益严重,从原来点到即止的象征性决斗,变成了“率兽食人”“血流漂杵”的大规模惨烈战争。

面对如此严酷的后果,各国的政治家和军事家为了夺取战争的最终胜利,开始肆无忌惮地采取一切手段,战士的主体也由贵族转变成了平民,生命不再受到重视。“争城以战,盈城;争地以战,盈野”成为战争的常态。仅以受降坑卒为例,秦赵长平之战白起坑卒四十万;秦楚巨鹿之战,项羽坑卒二十万。到了近现代热兵器时代,大兵团、多兵种、立体化作战,更是动辄几十万上百万人参加。

有人研究的结果表明,在中国两千年的历史中,人口死亡过半的战争大最少有十次,但欧洲只发生过一次。经过“文景之治”休养生息之后,西汉人口恢复到了六千万,但经过董卓之乱和各路军阀互相征伐,到了三国初年,中国人口仅存百分之二。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这十余次大全部发生在秦汉之后。

宋襄公不肯半渡而击被嘲笑千年,遵循姜太公兵书交战规则错了吗

也就是说,宋襄公及其以前的时代,类似的大没有发生过一次。我们现在看商汤伐夏桀、周武王征伐商纣,无论是实际情形还是《史记》记载,规模都不是很大,这和战国以后动辄就兴兵数十万甚至上百万,一定要亡国灭种、殆尽的大规模战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这种情形下,以《司马法》为代表的上古战争规则彻底失灵,被人抛弃,而以《孙子兵法》和《三十六计》为代表的诡诈派思想成为主流战争指导思想。《孙子兵法》所大力提倡的“兵者,诡道也”被后世的军事家奉为圭臬。上敌我双方的斗争手段越来越隐蔽,阴谋诡计充斥其间,烧杀抢掠蔚然成风。“君子之风日去,小人之气日长。”参战人员日益丧失了人性。

汉书·艺文志·兵书略序指出:“自春秋至于战国,出奇设伏,变诈之兵并作。”这种变化,是正式从宋襄公时代开始发生的。对于这种变化,古有过许多感叹。淮南子中说:“古之伐国,不杀黄口,不获二毛。于古为义,于今为笑。”也直接承认了宋襄公坚持的军礼确有其事。宋襄公以其败亡,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结束,泓水之战也就成为了中国战争史上的分水岭。

宋襄公不肯半渡而击被嘲笑千年,遵循姜太公兵书交战规则错了吗

随着宋襄公们的被冷落,被嘲讽,中国战争的风险急剧上升,战争给交战双方带来的灾难十分巨大。应该说,在战争中,不会再有赢家。可以理解一个人如果肩负了十万火急的任务驱车赶路,那他一定不会在意什么交通规则。一旦交通规则失灵,对于驾驶员和行人都没有任何好处。在中国历史上,治乱循环,冤冤相报,没有个尽头。为了眼前的短暂利益,战争双方不再考虑,假如自己有朝一日处在败落者的地步,将会得到怎样的下场。是的,稍微回顾一下,就可以发现,丧失了规则的交战,最后只能贻害子孙。金人屠戮宋室,卒遭蒙元:南北朝和五代十国的互相残杀更是明证。

随着社会的进步、人道主义的兴起和高技术高杀伤力战争武器的不断涌现,现代战略家、军事家和政治家越来越意识到全面战争的不合理,开始有意识地限制战争手段的滥用和战争规模的过度扩大,制定了一系列限制战争的国际法,如《日内瓦国际公约》等。这些约定,设定了战争的一些基本原则;违反了这些原则,就犯了战争罪;违反这些原则的参战人员,就是战犯。从某种意义上说,宋襄公们所秉持的战争理念有了些许回归。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宋襄公

宋襄公(?-前637年),春秋时宋国国君。子姓,名兹甫。公元前650年至637年在位。宋襄公是宋桓公的儿子,宋成公的父亲。齐桓公死后,齐国发生内乱,宋襄公率领卫国、曹国和邾国等四国人马打到齐国,齐人里应外合,拥立齐孝公,宋襄公因此声名鹊起。宋襄公雄心勃勃,想继承齐桓公的霸业,与楚国争霸,一度为楚国所拘。前638年,宋襄公讨伐郑国,与救郑的楚兵战于泓水。楚兵强大,宋襄公讲究“仁义”,要待楚兵渡河列阵后再战,结果大败受伤,次年伤重而死。《史记》中说宋襄公是春秋五霸之一。

相关新闻:

城濮之战,2000年前的世界大战,20万楚军为何败给8万晋军?

公元前636年,19年的晋文公继位。二年前,宋楚爆发泓水之战,宋襄公战败身死,楚国控制中原。晋文公继位后,欲拾起齐桓公的霸业,领导中原诸侯抗击楚国。但是楚成王在位长达40年,令尹子文对国政也是兢兢业业,所以楚国不仅政治安定、经济充实而且军事实力也很强大。泓水之战前,楚国就有兵车600乘,更不论其后增添的兵马。所以晋国想要击败楚国必须联络齐、秦,打起尊王的旗帜,才能号召诸侯合力制服楚国。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可可贝贝恩
可可贝贝恩
姜太公是谁,姜子牙,外姓人,尽管是伐纣之战中功劳最大的功臣,但的确是外姓人
2018-12-04 19:21 20
江南小秀才
江南小秀才
假如不能重用他,那么,韩信终究还是要跑掉的
2018-12-05 06:31 47
magicpencil
magicpencil
项梁败死后,又归属项羽,项羽让他做郎中
2018-12-09 12:07 45
蓝海晴
蓝海晴
韩信命汉军士卒夜唱楚歌,歌云
2018-12-10 19:00 22
那是一辈子
那是一辈子
吕后打算把韩信召来,又怕他不肯就范,就和萧何谋划,令人假说刘邦平叛归来,说陈豨已被俘获处死,列侯群臣都来祝贺
2018-12-06 17:29 17
福美佳人1
福美佳人1
韩信估计萧何等人多次在刘邦面前举荐过自己而刘邦不用,也逃走了
2018-12-13 15:17 40
洛可可cxc
洛可可cxc
我的确教过他,那小子不采纳我的计策,所以有自取灭亡的下场
2018-12-10 18:54 42
shild
shild
作为战略家,他在拜将时的言论,成为楚汉战争胜利的根本方略
2018-12-06 10:44 4
stillnothi
stillnothi
张良、陈平暗中踩刘邦的脚,凑近他的耳朵说
2018-12-07 16:50 43
vicente11q
vicente11q
秦朝失去了他的帝位,天下英杰都来抢夺它,于是才智高超,行动敏捷的人率先得到它
2018-12-13 06:53 42
1395123001
1395123001
韩信也明白他们的用意
2018-12-13 04:38 21
东江河下
东江河下
萧何向刘邦保举韩信,于是,刘邦拜韩信为大将军
2018-12-06 19:06 35
油条老先生
油条老先生
假如要想争夺天下,除了韩信就没有可以商量大计的人
2018-12-11 11:38 13
既离便不念
既离便不念
满街的人都笑话韩信,认为他胆小
2018-12-04 20:57 13
爱是鸡蛋壳
爱是鸡蛋壳
由韩信指挥此战,韩、彭遂率兵攻楚
2018-12-13 11:40 14
清风徐来e
清风徐来e
韩信挥军进攻失利,引兵后退,命左、右翼军继续攻击
2018-12-09 13:41 2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