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环球焦点网

我想回家过年,爸妈哭了,儿子,护工的活也少了

  • 日期:2020-01-14 17:48:35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狐
  • 阅读人数:368

我想回家过年,爸妈哭了,儿子,护工的活也少了(图1)

“回家过年”是每一个在外漂泊的游子的梦想,1月13日,一年一度的春运已经进入第四天,几天来,外出的务工人员已经陆续踏上返乡路。然而此时此刻,在哈尔滨道里区的一间出租房里,54岁的吴跃民搂着儿子哭了,“儿子,咱们的家早没了,还能去哪里?”儿子吴己患再生障碍性贫血5年,全家倾其所有,连房子都抵押了,如今连房租都交不起,吴跃民和妻子准备放弃治疗带儿子回家过最后一个年,却已经无家可归。

我想回家过年,爸妈哭了,儿子,护工的活也少了(图2)

出租房里,吴跃民和妻子钟金梅默默收拾行李。夫妻俩的父母早已经不在人世,这间租住了三年的房子,虽说比较破旧,但至少还可以安身。

我想回家过年,爸妈哭了,儿子,护工的活也少了(图3)

吴跃民一家人来自黑龙江省海伦市海伦农场,他和妻子钟金梅是离异重组家庭,俩人2006年结婚,婚后吴跃民种地,每年除了开支收入6000元左右,妻子钟金梅在饭店当洗碗工,一个月600元工资,生活勉强过得去。一年后钟金梅意外怀孕,2008年儿子吴己出生。吴己的到来,让这个重组家庭一度充满着欢乐。然而,吴己6岁时突然患病打破了生活的平静。图为一家三口搬出出租房,却无处可去。

我想回家过年,爸妈哭了,儿子,护工的活也少了(图4)

2014年6月,吴己在家连续几天流鼻血、高烧不退,妻子钟金梅带着儿子去了海伦市人民医院,发现血常规异常,医生告诉钟金梅做好心理准备,尽快转院去哈尔滨医院。获悉,吴跃民丢下手里的活,和妻子带上孩子赶往哈尔滨。吴己很快就被确诊先天性再生障碍性贫血中的范可尼贫血,只有做骨髓移植才可以治愈,移植费用得80万元。图为病房里的吴己。

我想回家过年,爸妈哭了,儿子,护工的活也少了(图5)

吴跃民夫妻听到要这么多钱愣住了,当时家里全部积蓄就一万多元,很快就花光了。吴跃民像做错事的孩子,小声地问医生:“还有别的治疗办法吗?”医生说:“没有药物可以治疗,保守治疗只能暂时维持,时间长了也不行,最后还是得移植。”随即,吴跃民将妻子和儿子丢在哈尔滨,回家里借了3万元回到哈尔滨才让儿子住上了院。图为护士在给吴己扎针。

我想回家过年,爸妈哭了,儿子,护工的活也少了(图6)

为了省钱,吴跃民在儿子需要输血的时候就带着他来哈尔滨住院,又回家,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2016年。随着吴己慢慢长大,输血、输血小板的次数增加,吴跃民只能在哈尔滨租房住,家里的地也没有办法再种。吴己现在每次住院都得好几千块钱,一个月要住3、4次院,仅仅保守治疗这笔钱,就已经让吴跃民一家负债累累,移植费更是遥遥无期。图为妈妈在照顾吴己。

我想回家过年,爸妈哭了,儿子,护工的活也少了(图7)

为了救儿子,钟金梅在出租房照顾儿子,吴跃民在哈尔滨一个人找了两份工作,白天跑卖保险,晚上当医院的护工。晚上护理病人时,病人不休息吴跃民也不能休息,病人情绪不好还要对他发脾气,为了一晚150元钱的收入,他得忍受各种委屈。在精神和经济的压力下,吴跃民的身体越来越差,一次在家刚出门就晕倒在地,苏醒后还是坚持出门工作,钟金梅看着丈夫如此辛苦,十分心疼。图为出租房里的一家三口。

我想回家过年,爸妈哭了,儿子,护工的活也少了(图8)

吴己生病5年,病情也越来越重,走路要坐轮椅,医生一再提醒要尽快做移植,可吴跃民没有任何办法。期间,吴己为了救自己还扮小丑和妈妈在哈尔滨到处要钱。如今眼看春节到来,吴己对爸爸说:“我可能活不了多久了,好多年都没有回去过年了,我想回家过年。”听着儿子这么说,吴跃民和妻子哭了。图为去年6月14日,吴己扮成小丑和妈妈一起为自己筹款。

我想回家过年,爸妈哭了,儿子,护工的活也少了(图9)

2015年,为了给儿子看病,吴跃民就把家里的房子做抵押,在银行贷款6万元,因为贷款没还上,房子早在2018年就被给银行封了。更要命的是,吴跃民的工作现在越来越不稳定,有时候一个月跑不了一份保险,护工的活也少了,甚至连一个月800元的房租都给不起,治疗费更难以维持,吴跃民不得不面对离开哈尔滨的现实问题。图为2018年5月12日,病房里的一家三口。

我想回家过年,爸妈哭了,儿子,护工的活也少了(图10)

看病几年,从未回过年,儿子想回家过年,可是家在哪里?如今真的要离开出租房,离开哈尔滨,吴跃民突然对租住几年的出租房开始念念不舍,毕竟这是他曾经的“家”在人来人往的街头,一家人茫然不知所措,该往哪里去?哪里是家?图为街头的吴跃民一家三口,他们最初准备回老家找银行试一试,能否在被封的房子里过一个年。

我想回家过年,爸妈哭了,儿子,护工的活也少了(图11)

外面零下20多度,最后吴跃民打电话给已经出嫁的女儿,女儿得知后哭了,紧急借了一点钱转来,一家三口得以重新回到出租房,可这点钱能维持多久?据悉,吴己治疗已经用了70多万元,外债欠下40多万元。吴跃民说:“房子没有了我不怕,我们真的好怕失去儿子!我们这年龄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可现在能怎么办?”图/大松 文/高进作品,严禁任何形式,侵权必究!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